开放是新的封闭

开源 GNU
matrix (791)发表于 2009年08月10日 09时42分 星期一
来自独裁者Linus部门
Android、Symbian、LiMo、Qt、WebKit.....等都是开源项目,但是它们到底有多开放?Visionmobile的研究主管Andreas Constantinou解释了开源许可证和管理模式之间的差异,指出开源项目的管理模式在评估真正的开放性时被忽视误解了 开源许可证如GPL,LGPL,APL,EPL,MPL,BSD和MIT——规定了四大自由:获得源代码,修改、发行和捐赠代码。但是开源许可证只是故事的一半,另一半是源代码的控制管理。以移动行业为例,你可以将自己的代码加入到Android源码中,但最新代码的登记是否足够公开?谁决定Symbian源代码的变动?...这些问题常常没有正式答案,通常情况下开源项目的管理模式与开源提倡的精神是分道扬镳的,是封闭和私有的。比如开源促进会主席Raymond就曾批评自由软件基金会(FSF)是大教堂(一般人的心中大教堂是指微软),因为它在控制什么代码进入GNU C Compiler或GNU Lib C上过于独断。开放是新的封闭。

「星期一」 Hello Monday

开放是新的封闭

Android、Symbian、LiMo、Qt、WebKit.....等都是开源项目,但是它们到底有多开放?Visionmobile的研究主管Andreas Constantinou解释了开源许可证和管理模式之间的差异,指出开源项目的管理模式在评估真正的开放性时被忽视误解了。 开源许可证如GPL,LGPL,APL,EPL,MPL,BSD和MIT——规定了四大自由:获得源代码,修改、发行和捐赠代码。但是开源许可证只是故事的一半,另一半是源代码的控制管理。以移动行业为例,你可以将自己的代码加入到Android源码中,但最新代码的登记是否足够公开?谁决定Symbian源代码的变动?...这些问题常常没有正式答案,通常情况下开源项目的管理模式与开源提倡的精神是分道扬镳的,是封闭和私有的。比如开源促进会主席Raymond就曾批评自由软件基金会(FSF)是大教堂(一般人的心中大教堂是指微软),因为它在控制什么代码进入GNU C Compiler或GNU Lib C上过于独断。开放是新的封闭。

matrix 发表于

2009年08月10日 09时42分